万元月薪难聘民宿经理 对人才的渴求度依旧很大

发布时间:2019-02-20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记者 叶晨

  浙江的乡村与民宿经济密不可分

  元宵节期间,莫干山庾村广场上“竹桥”送汤圆。

  浙江在线2月2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叶晨)过去一年,浙江省旅游产业增加值为4391亿元,同比增长10%,占GDP比重7.8%;同时,预计去年我省文化产业增加值占全省生产总值的7.5%左右,同比增长约10%——浙江文旅“双万亿”产业都显示出强势的发展劲头。

  这其中,呼吸自然、吐纳文化的浙江民宿,既有底蕴、又有颜值的文旅融合景点,代表浙江服务品质的智慧旅游项目等都成了吸引省内外游客目光的亮点。这些热点项目的背后,还藏着哪些新期待?来看钱报记者为你揭秘。

  今后的浙江民宿

  有乡愁温度,也有新锐玩法

  昨天,莫干山仙潭村莫梵民宿的老板沈蒋荣兴冲冲地给钱报记者发来了前几天拍的一段视频。

  视频里,近百位游客围着一座竹筒拼成的“桥”,桥的一头是忙着现场手工做汤圆的阿姨,另一头就看到白白胖胖、软糯香甜的汤圆顺着弯弯扭扭“竹筒桥”,嗖嗖滑到大家的碗里。“是我们民宿的阿姨在做汤圆,游客们看得新鲜,吃得也够地道。”沈蒋荣得意地讲,“今年我还买了龙灯,在村里成立舞龙队伍,请专业老师指导,元宵节去村里各家民宿轮流表演本地民俗节目。”

  春节出游旺季过后,眼下的莫干山民宿没那么紧俏了,所以最近老沈开始替仙潭村策划一些年俗活动,招徕新的游客。在沈蒋荣看来,舞龙、汤圆就是乡村味道、乡村氛围的代表,作为本地人,他更重视这些文化因子。

  现在很多莫干山返乡创业的民宿主都会按乡村时令,做些本地化的活动,比如带客人做竹筒饭、竹筒炖鸡、青团、方糕,或者参与农作体验、萤火虫自然教育等等。目的很简单,用扎根于乡村的自然农耕文化吸引更多来自城市的度假游客。

  毕竟这里是莫干山。在当地营业的民宿早已超过了400家,没点个性上的竞争,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中国民宿的“江湖中心”。

  也有业内专家指出,部分地区的民宿已出现同质化较重,缺少内涵的问题,假如民宿主不再利用好本土文化,很难留住怀着对乡村生活期待而来的游客。

  针对全省民宿发展的这一现状,浙江省文旅厅接下来将围绕乡村振兴和文旅融合,制定实施全省民宿提质富民三年行动计划,全面提升浙江民宿的服务品质和文化素质,并以民宿经济为载体,为农民带来实在的获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

  钱报记者从省文旅厅资源开发处了解到,为引导文化型民宿的打造,浙江今年计划培育并创建一批文化特色民宿,并举办民宿伴手礼大赛等类似的文创类活动,鼓励民宿以乡愁为出发点,为游客提供新体验、新产品。

  另外,浙江万村景区化工作的推进,也推动着越来越多的新兴旅游项目进驻浙江乡村。在衢州的九华乡,2017年开业的衢州滑鼠丛林飞越探险乐园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景点,很多游客都慕名来体验680米的超长滑索、木塔速降等项目。去年,同在九华乡的圃舍·源溪民宿便联合景点,向住客推出了住游全包的优惠套餐。

  随着民宿文化特色的培植、乡村旅游项目的落地,今后的浙江民宿将变得有乡愁温度,也有新锐玩法。

  计划以浙江为样板

  出台民宿行业国家化标准

  根据浙江省公安厅系统数据显示,早在2017年,浙江省可提供住宿的民宿就达到了16233家,几乎占到了全国的1/4。

  这是否意味着,浙江民宿市场已趋于饱和呢?大乐之野民宿创始人之一吉晓祥说:“我觉得整个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对于大乐而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从业人员的不稳定和数量少。”

  日前钱报记者查看德清、安吉等民宿聚集地的县域招聘信息时发现,不少民宿企业都在近期发布了招聘信息,比如德清某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招聘35岁以下的民宿经理,开出了月薪6000~10000元的不错待遇。

  然而,即便有相对的高薪吸引,民宿市场对人才的渴求度依旧很大,有业内人士透露,“现在民宿从业人员非常稀缺,招聘很难,留住更难,因为很多外来人的‘根’不在这。”

  “所以,从民宿经济长远发展考虑,我们更加倡导本地人返乡创业就业和农家乐转型升级,使民宿发展能真正让老百姓致富,助推乡村民宿转型升级。”浙江省文旅厅资源开发处相关负责人认为,这是浙江踏入中国民宿旅游目的地、中国最佳民宿集聚区、全国文化特色民宿样板地的必经之路。

  事实上,在去年年末召开的乡村振兴背景下的民宿法律规制研讨会上,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杨建武就着重提出了“民宿要姓‘民’”的概念——即民宿发展要利于民众,要照顾好民宿主与当地村民之间的关系,且民宿需有主人参与运营,才有能够留客的人情味。

  建德人朱小兵返乡后,在三都镇前源村的老家选了一座山,开了民宿,生意非常火爆;武义商人戴俊在不到200多人口的家乡碗铺村建了“随园”民宿,随便带领村民建了一个百果园,樱桃、树莓、蓝莓鲜果不断;文成的黄靖、刘艳夫妇在2017年托管了意大利的生意,回到百丈漈镇将自家老房改造成民宿,平时冲咖啡、烤羊角面包、陪客人闲聊,过上了“想要的乡村生活”……今后,更多有主人照顾、运营的浙江民宿,将为游客带来更多的人情味与亲切感。

  近年来,推动民宿立法也是专家呼吁的一个关键。比如定价缺乏监管就是一个“老大难”问题。湖州的某民宿主坦言,虽然地方上有民宿协会出台的规范,但当一些民宿以非正常价格谋求市场时,仍缺少具体部门来协调或整治。

  旅游法专家、浙江省旅游职业学院副教授傅林放也认为,当前民宿申请环节方面,政府相关责任主体(如有的地方需找上级旅游主管部门申请,有的地方则需乡镇政府签字盖章)、办理时限、具体流程、救济途径等尚不够明确,容易打击民宿业主的积极性,需要立法来分析相关责任和各项流程。

  针对这些,浙江省文旅厅资源开发处相关负责人告诉钱报记者:“在2019年,我们计划以浙江为样板出台一个民宿行业国家化标准,评出一批国家级示范引领民宿。同时,会建立一个浙江民宿综合评价机制,加强引导和规范。”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9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